|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避免货币战共识面临严峻考验

2010-11-16 18:12:30

消息来源:中国法治 评论
摘要: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货币问题就一直是全球性的热点、难点,人民币是否被“严重高估”,美联储的印钞机转得是否过火,“货币战争”会否在全球范围内一触即发,是人们不停争论的话题。随着美联储“量化宽松”措施导致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增加,问题也随之变得更加敏感、更加迫切。

    同样在亚洲,刚刚在日本横滨结束的APEC第18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闭幕时如期拿出了一个一致性的表态:根据东道主日本首相菅直人宣读的会议宣言,与会领导人同意避免竞争性货币贬值行动和走向更加由市场主导的汇率制度;而此前几天落幕的首尔G20峰会,却在一片争执声中匆匆散场,与会各国领导人只拿出一个几乎算不上共识的“共识”。

    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货币问题就一直是全球性的热点、难点,人民币是否被“严重高估”,美联储的印钞机转得是否过火,“货币战争”会否在全球范围内一触即发,是人们不停争论的话题。随着美联储“量化宽松”措施导致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增加,问题也随之变得更加敏感、更加迫切。

    相对于构成复杂的G20,APEC成员国数量仿佛(21个),但利害更集中:绝大多数成员国,不论工业化国家或发展中国家,都是典型的外向型、出口型经济,也是流动性泛滥的受害者。不仅如此,冷战结束后的几次金融危机,APEC的部分成员国是重灾区,对于“货币战争”,它们比其他地区的国家更敏感,也更警惕。这种敏感和警惕,一方面让APEC成员国内部(比如美国和其他国家、入超国和出超国之间)矛盾更直接、更尖锐,另一方面却也让彼此间的沟通更频繁,对话更坦率和直接,达成原则性妥协的概率反倒比流品复杂、务虚色彩更浓厚的G20平台要容易一些。

    和必须执行统一金融政策、缺乏独立货币操作能力的欧盟国家相比,APEC成员国的货币政策各自独立。当各国感受到外来货币贬值、增发的巨大冲击时,为了保证出口竞争力,打击热钱投机,防止金融泡沫和通胀,它们既有需要也有能力自主发起竞争性的货币贬值跟进,以毒攻毒,以攻为守。事实上,当美联储不久前推出6000亿美元的二期量化宽松措施后,包括东道主日本在内,多个APEC成员国已经通过市场干预启动了反制措施。简单地说,就是在APEC版图范围内,“货币战争”爆发的概率更大,危险性和危害性也更高。

    正因如此,APEC各国才会在G20散场不久,利用短短的两天时间就迅速达成了G20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系列共识姿态,尤其是各国对“避免竞争性货币贬值行动”的一致同意,至少在原则上为各国围绕汇率问题的争吵定下了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基调,而“更加由市场主导的汇率”这一提法,也可以被在这一问题上观点针锋相对的美国和中国同时接受,并作出有利于本方的解释。

    然而,“避免竞争性货币贬值行动”共识虽然听上去很动人,却也将面临严峻考验。在美国而言,已经“量化宽松”的6000亿正如覆水难收,所谓“避免”,无非暂时收敛一下下一步变本加厉的跟进;在亚太多数出口国看来,这种“避免”固然可能暂时让自己喘一口气,却也束缚了自己手脚:面对业已汹涌而至的大批热钱,自己的反制措施也同样在“避免”之列。显然,眼下“货币战争”已火烧到眉毛,各成员国可以暂时顾全一下大局,照顾一下妥协,一旦形势放缓,或某一方出于利己目的先动一下,如此脆弱和表面化的“共识”,能够经得起多少风浪?

    当前全球和亚太地区经济复苏尚不明朗,复苏、通胀、就业、金融稳定、选情、社会安定……一系列彼此交织的因素,让货币问题成为各国都不敢轻易妥协、让步,关乎本国经济、政治基本利益的重大原则性问题,任何妥协、共识都会变得分外艰难。正因如此,对于行色匆匆、忧形于色的APEC横滨峰会各与会国领导人而言,能带着这点共识打道回府已可聊胜于无,因为相较于此前草草收场的G20,这些共识诚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责任编辑:]

相关专题:南京大爆炸被指祸起违法拆迁

频道
分站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

关于我们 | 关于中国法治 | 联系方式 | 学会动态 | 编辑部 | 法治编辑部 |